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html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产品中心

如何遏制金融短期化?
发布时间:2018-10-08 浏览:作者:admin

如果认可金融短期化是一切危机的源头,金融管理当局就不能让金融短期化问题继续加深,必须采取有效措施予以遏制。
 
必须坚持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源。为此,中国政府需要向社会公布,满足实体经济需求的金融结构特征应当是资本金融为主、货币金融为辅;股权资本为主、债务资本为辅。
 
这可以时时刻刻提醒金融管理者,依据这样的金融结构改革中国金融市场的体制机制;同时,让资本市场投资者明白无误地理解政府的金融激励方向,从而强化投资信心。
 
原因是:(1)长期的资本金融是直接服务于实体经济的金融,而短期的货币金融只承担短期资金调剂功能,金融不能本末倒置;(2)鉴于“货币金融+资本金融=全部金融资源”,所以中国绝不应允许货币金融膨胀挤压资本金融,这是金融“脱实向虚”的关键;(3)股权资本是债务资本存在的前提,股权资本规模决定债务资本规模;(4)股权资本规模过小,债务资本规模过大,必然导致高杠杆风险,甚至债务危机。
 
中央银行必须坚持数量和价格“两条腿走路”的货币政策操作方式。如果过度强调“利率调控”,指望短期的基准利率向资本市场传导,金融期限结构会发生“不利于实体经济需要”的金融扭曲。
 
——单一调控短期利率会使短期货币市场占用过多的金融资源,从而使资本市场受到挤压,金融短期化趋势还会不断发酵。
 
——金融短期化所导致的资本稀缺,使得货币市场利率再低都压不住资本高成本,这不仅是货币政策传导失败,更使企业融资又难又贵,国家经济成本过高。
 
——中国不同于美国,美国资本市场是靠全世界资本支撑,而中国必须主要依托本国资本,所以如果货币市场占用大量金融资源,股市、债市得不到足够的资本流动性,那中国股票价值尤其是主权资本价值将无从表达,不仅引发投资者、社会公众对中国经济未来的不良预期,而且在资本市场不断放开的背景下,极易使中国主权资本“大权旁落”。
 
——单纯的利率调节属于“不改变基础货币数量而更多依靠货币乘数变化”去调节M2的过程。理论上说,只有不断加息才会导致货币乘数降低,而“货币乘数=金融杠杆率”,这将使降低金融杠杆的过程演变为不断加息、紧缩货币的过程,这显然不利于拉动内需,背离国家“稳增长”的经济需求,抬高企业融资成本,压制股票市场价格,所以提高利率降低金融杠杆率的做法和稳经济的目标并不一致。
 
——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在金融危机之后,实际上放弃了“单一利率调节”的传统做法,而改为数量和价格“两条腿走路”的货币操作方式。这一方面证明了“单一利率调控”的货币操作是失败的,是金融危机的源头;另一方面它也是美国试图实现“再工业化”的客观要求。也就是说,只有“两条腿走路”才可以为实体经济创造更好的金融环境。
 
推动中国金融长期化、资本化过程。央行对基准利率的关注可能需要同时关注7天和一年期Shibor,建议建立“7天期和一年期Shibor利差管理和调控机制”,尤其需要更多关注一年期Shibor,这不仅可以缩短货币政策的传导距离,强化从短期利率向资本市场传导的有效性,同时也符合中国实体经济为本的经济结构。
 
除此之外,央行必须采取数量和价格的综合手段,有效控制货币乘数倍率(金融杠杆倍数),基于中国以实体经济为本的基本国情,中国货币乘数应以4至5倍为宜。实际上,按照华尔街共识,美联储“缩表”最终将使美国基础货币规模从4.5万亿美元降至3万亿美元左右,如此一来,美国货币乘数也不过5倍左右。因此,中国货币乘数没有理由超过5倍。
 
中央银行或金稳委应当明确告诉市场,央行将坚持“收短放长”操作,而且明确制定并公告市场“锁短放长”的节奏和力度,给金融市场以稳定的预期,让金融机构能够从容地安排资金使用;同时告诉市场,“收短放长”的目的就是向金融市场注入长期流动性,提高中国金融市场生成资本的能力和水平。这将有利于强化股票市场投资者的信心。
 
央行释放长期流动性将使金融市场短期流动性需求成倍甚至数倍地减少,从而有效压低货币市场短期利率,当一年期Shibor接近一年期银行存款利率时,国务院金稳委和中央银行应当抓住时机,放开银行存款利率管制,真正实现“利率双轨合一”,完成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这样做,可以提高商业银行存款竞争力,使部分货币市场资金重新回归银行体系,使银行储蓄回归资本市场“蓄水池”功能;这可以使中央强化资本市场吸引力的所有措施变得更加有效,并推动中国金融结构发生逆转——货币基金规模缩小,资本金融规模扩张。
 
在坚持“收短放长+适度增加有效基础货币投放”的过程中,央行有必要公开表示,货币政策“中性略偏宽松”,哪怕只认可“总体中性+结构性略偏宽松”。这不仅谈不上“大水漫灌”,而且也未偏离中性稳健的诉求,但可以给股票市场正向激励,并使之成为企业降杠杆特别是结构性降杠杆的有效路径。此外,股权资本是支撑中国经济创新发展的根本动力,也只有股权资本扩张才能与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思路相适应,这也是股权资本性质决定的。

相关文章:

如何遏制金融短期化?
目标不止打进世界杯
诺维茨基恩师登陆CBA
文旅表现近年最差的一份财报
郭士强观看欧冠比赛

下一篇:没有了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foot.html